给朱奶奶的信

作者: , 2010/08/04 09:23 EDT

這是芸芸和大靖的表姐珍珍投給救國團的海外徵文比赛寫的文章,顺便给奶奶寫的信。珍珍已經念高三了,文章寫得很好。


朱奶奶:

近來可好?離我上一次到台灣已經快半年了,離我上一次探訪您則已經快一年半了,還真想念那您最拿手的台灣牛肉湯。

去年我參加了中華民國僑務委員會主辦,中國青年救國團承辦的華裔青年台灣觀摩團,有了一場很有收穫的活動體驗。

第二次到台灣,我有更多的時間和機會與台灣人接觸。原本通過奶奶您和我幾位同學的台灣母親或父親發現的“台灣人很客氣”的特質,再次得到證實。帶着我們的輔導員和司機大叔都很熱情慷慨,招呼我們的導遊和負責人大多數也都是大方有禮的。

台灣人說話腔調和我們不一樣,和中國的也有點不同,我覺得挺好聽的,而且若是我們和台灣人聊天,不知不覺就會學上你們的腔調。不過我發現說英語時,台灣人大多喜歡把一個音節發音成兩個,我不太確定到底因為這是台灣人的語言特色,還是我遇到的幾個英文都不太標準。台灣人常用閩南語,我平日在家偶爾也會用福建話和婆婆聊天,雖然閩南語和我們本土的福建話有些不同的地方,但大致上我還能聽得懂。

另外有趣的是,有些東西的名稱台灣和馬來西亞用詞不一樣。例如我們說巴剎,台灣人說菜市場,我們說巴士,台灣人說遊覽車,我們的水翁就是你們的蓮霧,我們的飯盒就是你們的便當。像這幾個名稱,台灣版的較為正規,所以我一听就明白了,但台灣人聽了我們說的卻一頭霧水呢。我在台灣還學了幾個台灣土語,像是“哈拉”、“怪咖”等。

這一次再遊台灣讓我有機會再度到訪台灣鼎鼎有名的“誠品信義店”。逛著這巨大書樓,我想起了馬來西亞的大眾書局。我們的最大最好最紅最貴和台灣誠品一比是小巫見大巫了。在台灣通用繁體字,我能讀但不是很會寫。小學時愛讀翻譯小說,又比較喜歡台灣譯版,而台灣出版的書籍都是繁體的,讀多了自然會了。

從前對台灣有個直接印象–那是許多學長姐,包括我的老師,前往念大學的地方。台灣大學林立且大多有良好的學府環境。但可惜的是,近年來過多的學校造成了供多於求的現象,許多大學為了市場上的生存而降低了入學門檻和考試水準,使得台灣大學的整體水平下落了。

記得前一次我到台灣,在台大唸書的表哥帶我參觀了好幾所大學。當時有趣地發現,各校園裡的腳踏車都真的好多噢!這一次在台灣行走多了,發現到原來不只是校園裡,大街上的腳踏車也很多,在這裡流行用腳踏車作為交通工具的。我覺得這非常好,不會排出廢氣污染空氣,對人們來說還方便且有益身心。

這一趟旅程我還去了九族文化村,對台灣十多個原住民族有了更多一點的認識。不過最讓我印象深刻的還是泰雅族,這大概是因為前一次我到苗栗的石壁部落參觀時親自見過泰雅族人吧,他們的紋面讓我難忘。

最後還有一件事是我最想告訴奶奶您的:我在台灣經歷地震了!台灣是環太平洋火山地震帶上的島嶼,地震是常發生的。但對於一個馬來西亞人來說,親自體驗過了才算是真正的認識啊。那晚是去年冬至前,我當時在花蓮學苑。親自感受到那種搖晃才深刻感受到地震的可怕。我是幸運的,我沒事,還學到了發生地震時的逃難技巧。

台灣真是個很棒的旅遊勝地,有深厚的文化特色和歷史背景,“美麗寶島”的風景更確確實實是美不勝收。還有大大小小的夜市、商圈,各種各樣的美食、小吃。交通便利,消費也不是很高,有機會我會再去台灣的。

兩次觀光讓我對台灣的認識還算是能給同學們做介紹,不過我懂的只是吃喝玩樂。我聽您說過紅衫軍,我看新聞知道阿扁知道台獨,但也只是“知道”。真正完全認識一個國家,我要聽要看要感受的還多着呢。可不是把《海角七號》看了六七次就算數的对吧?

我這兒這幾天都是陰天,在五樓課室上課,大風不斷刮進來,我不禁懷念起十二月冷風中的淡水老街和那幾乎能把雨傘折斷的大風大雨中的漁人碼頭。不知奶奶您那兒最近怎麼樣?祝願您一切安康,也請代我向朱家姑姑問好。

您孫女兒的表姐敬上

「给朱奶奶的信」有一個回應

  1. 珍珍 說:

    七姑丈你速度好快!
    这篇其实写到不是很好啦,那时急着赶出来交稿。
    文字造句有点生硬,又被题目绑着,不像是一封“正常”的信。呵呵

留下回應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